hg8868皇冠国际_皇冠hg8868_首页

文苑撷英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文苑撷英
郭军——《雪窗》
发布时间:2021-11-08     作者:郭军    浏览量:272    分享到:

窗外的风进入胸臆,在我指间吐露新雪的气息。我从地板上站起,赤脚走到窗前,看见清早的山峦潮湿而朦胧。

我恍然大悟:昨夜梦中,原是窗外芬芳与我耳鬓厮磨。它从遥远的天空风尘仆仆而来,害羞却热情,一夜暧昧着。

从窗台望,日光并不灿烂,只给陆地留下几处静谧的斑驳。我聆听枝桠上那一只小小灵魂的声音,不自觉惊动空气中的波澜。因着光照和水分的功劳,那烟波呈现出蓝而晶莹的质感,在磨砂般的世界里,显得太亮丽。

我从屋中走到光明处。刚刚走到屋顶阴影之外,吸入脏腑的空气似乎是细砂般的颗粒感,摩挲着我的灵魂,直至它微微发颤。不过我的呼吸很快又轻盈起来:有风卷地,唱着晴朗的句,用炽热的渴望抚慰空气。

在屋子外面,方才那种安静、落寞的感受原是错觉。我闭眼,滚烫的感觉在我喉间喧腾涌流,让我不敢张口。只要一丝缝,仿佛便会有雪的香气溢出,在世间盛开一万朵洁白的梅。

虽那香很热,可雪原上终年瘀下的冷却散不去了。日光越来越惨白,落在地上的一点,被雪嚼得只剩几口,早起的人们将它们一并踏过,留下满盘的狼藉。

你说天地是单调的白,我却担忧颜色过量,把画纸压得起皱。若不信,便请看吧!山是深邃而厚重的,被一再烫烧、重塑,便在脚边落下几粒青色的灰。路旁的花花草草虽枯萎,却以一种暗沉的红,在天地间积下来年的种子。天是湛蓝,一枚日隐在拨不动的云后,小得像颗痣,安然躺在只有它自己才知道的位置。而那茫然的雪色,庞大而包容,以胸腔里的熊熊烈焰,淬砺出万物的簇融。

我把干净的雪握在手心,就像一捧雪的纯粹,虽可能掉落些许,却不会全然消磨。这是雪的胸襟。

路途曲折,我一路走着,看到日月皆断,看到色彩由最亮变至最暗。可我不惧怕,我与雪已融为一体。

请让我与你同眠,在灯火辉煌的雪夜。一起等待下一个春分的薄暮,与来客谈笑风生。此时,我们便在田寮中踱步,靠着路边那棵光秃的柳树,想象一万头惊慌的梅花鹿从春色弥漫的当口奔蹄而出,飞越冬日中的唯一骄阳。

我还想说点什么,可有一种奇妙的孤寂使我噤声。是冷,还是心情?窗边又落雪了,这个冬天已经悄然而至。(孙家岔龙华矿业公司 郭军)

Baidu
sogou